給「寫下我們的故事 - 向前線醫護人員致意」

作 者 :王 悅 2003

   
 

 

很 多 、 很 多 年 後 …… 的 一 個 傍 晚 。 爺 爺 和 子 軒 坐 在 公 園 的 長 椅 上 , 子 軒 一 邊 吃 著 他 的 雪 糕 , 爺 爺 一 邊 繼 續 說 : 「 那 呀 , 已 經 是 很 多 年 前 的 事 了 , 你 爸 爸 還 是 個 小 學 生 吧 , 就 像 你 現 在 的 年 紀 , 香 港 突 然 來 個 什 麼 非 典 型 肺 炎 的 病 毒 , 人 人 都 怕 得 不 敢 出 外 呢 ! 」 「 那 病 毒 很 可 怕 嗎 ? 」 子 軒 只 顧 吃 著 手 上 的 雪 糕 , 漫 不 經 心 地 問 。 「 是 呀 ! 」 爺 爺 忽 然 認 真 起 來 , 彷 彿 想 起 那 事 件 , 仍 然 心 有 餘 悸 。 「 尤 其 是 最 初 時 , 也 不 知 那 是 什 麼 病 毒 , 怎 麼 的 突 然 間 有 好 幾 個 醫 生 和 護 士 也 染 上 病 哩 。 竟 然 是 在 醫 院 裡 , 在 照 顧 那 些 病 人 時 ... 」

「 哦 , 怎 麼 連 醫 生 護 士 也 染 上 這 病 毒 ! 」 子 軒 剛 吃 完 手 上 的 雪 糕 , 開 始 被 爺 爺 的 話 吸 引 著 。 「 他 們 不 是 最 懂 得 消 滅 病 毒 的 嗎 ? 」 子 軒 不 明 白 地 說 。 「 他 們 當 然 懂 得 , 而 且 還 做 了 很 多 預 防 措 施 , 但 他 們 當 中 依 然 有 些 人 惹 上 那 病 毒 , 得 了 非 典 型 肺 炎 呢 ! 所 以 說 , 那 病 毒 多 厲 害 啊 ! 」 「 那 怎 麼 得 了 ! 」 子 軒 瞪 大 了 眼 睛 , 像 是 在 聽 一 個 外 星 人 入 侵 的 恐 怖 故 事 。 「 那 麼 他 們 怎 辦 呢 , 他 們 得 快 逃 走 啊 ! 」 子 軒 著 急 起 來 。 「 那 還 了 得 ! 」 爺 爺 大 聲 地 說 , 之 後 發 覺 自 己 似 乎 是 激 動 了 點 , 才 柔 和 的 繼 續 說 : 「 子 軒 呀 , 你 要 明 白 呀 , 在 那 個 時 候 , 醫 護 人 員 對 整 個 社 會 都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, 沒 有 他 們 努 力 照 顧 和 醫 治 病 人 , 那 我 們 市 民 怎 辦 呢 。 所 以 , 雖 然 是 面 對 頑 強 的 疾 病 , 那 些 護 士 們 和 醫 生 們 , 都 日 以 繼 夜 的 在 病 房 中 照 料 病 人 , 他 們 呀 , 很 多 還 不 敢 返 回 自 己 家 呢 ! 」

「 哦 ? 為 什 麼 ? 他 們 怕 家 人 罵 嗎 ? 」 子 軒 追 問 著 。 「 當 然 不 是 了 , 那 些 醫 護 人 員 不 知 自 己 有 沒 有 染 病 , 他 們 擔 心 自 己 把 病 毒 回 家 中 ,感 染 家 人 啊 ! 」 「 那 真 可 憐 哦 ! 」 子 軒 皺 著 眉 頭 說。 「 是 啊 , 但 他 們 可 沒 放 棄 呢 。 除 了 在 醫 院 工 作 的 醫 護 人 員 的 , 還 有 一 些 醫 學 人 員 努 力 的 去 研 究 那 病 毒 …… 」 「 希 望 多 認 識 它 , 容 易 打 敗 它 , 對 嗎 ? 」 子 軒 搶 著 說 。 「 對 了 , 他 們 的 工 作 精 神 實 在 令 巿 民 很 佩 服 ! 那 時 , 你爸 爸 還 立 志 將 來 做 個 醫 生 呢 ! 」 爺 爺 滿 意 地 輕 輕 微 笑 著 。

「 哦 , 是 嗎 ? 但 爺 爺 啊 , 爸 爸 現 在 不 是 個 教 師 嗎 ? 他 做 不 成 醫 生 了 , 真 可 惜 ! 」 子 軒 知 道 爸 爸 完 成 不 了 童 年 的 志 願 , 有 點 不 甘 。 「 傻 孩 子 , 你 爸 爸 長 大 後 選 擇 了 做 一 名 教 師 。 即 使 他 不 是 醫 生 , 但 他 仍 然 保 持 了 那 份 精 神 。 」 「 啊 , 你 說 是 什 麼 精 神 ? 」 子 軒 覺 得 爺 爺 一 時 間 說 的 那 麼 深 奧 。 「 就 是 緊 守 崗 位 , 全 力 以 赴 的 精 神 , 這 是 你 爸 爸 從 那 一 班 醫 護 人 員 身 上 學 習 得 到 的 呀 。 」 子 軒 不 盡 明 白 爺 爺 所 說 的 , 他 心 想 , 也 許 有 一 天 , 他 也 要 成 為 一 個 …… 醫 護 人 員 , 他 想 到 爺 爺 說 的 那 份 精 神 , 還 有 那 些 面 對 惡 疾 仍 然 盡 力 照 顧 病 人 的 醫 生 、 護 士 ……

「 爺 爺 , 後 來 又 怎 樣 呢 ? 」 「 哦 , 後來 ...... 」 故 事 還 沒 有 說 完 , 就 讓 我 們 一 起 為 這 故 事 續 上 結 局 , 因 為 我 們 今 天 所 付 出 的 努 力 , 必 然 會 得 到 肯 定 , 我 們 演 繹 出 來 的 精 神 , 亦 會 流 傳 於 我 們 的 孩 子 中 。

 

 
    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