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 創 作 發 生 關 係 ﹖


作者:羅超進(中六生)

 

「創 作 」 ? 對 於 經 歷 了 十 多 年 學 校 教 育 的 我 來 說 , 它 一 直 都 是 一 個 陌 生 的 詞 彙 。直 至 我 三 年 前 參 加 了 一 個 「 媒 介 新 人 類 」 的 訓 練 營 後 , 我 才 與 創 作 發 生了 關 係 … …


雖 然 數 天 的 訓 練 營 是 叫 我 懂 得 了 不 少 攝 影 和 錄 像 的 知 識 和 技 術 , 但 叫 我 最 為 受 用 的 , 就 是 它 把 「 創 作 」 的 觀 念 帶 進 我 的 腦 袋 , 燃 亮 了 我 追 求 突 破 的 心 志 , 教 我 跳 出 框 框 。


在 香 港 的 校 園 裡 , 「 創 作 」 之 風 真 是 不 成 氣 候 。 於 學 生 的 眼 中 , 每 「 作 」 一 點 , 都 是 為 了 功 課 、 測 驗 和 考 試 罷 了 ﹔ 有 功 課 交 , 測 驗 考 試 合 格 就 好 了 , 還 「 創 」 甚 麼 呢 ? 反 之 , 我 卻 聽 見 一 些 同 學 把 「 創 作 」 視 為 嘩 眾 取 寵 、 「 搏 出 位 」 、 「 多 此 一 舉 」 … … 他 們 都 問 : 「 為 甚 麼 要 創 作 呢 ? 」


若 果 我 們 不 追 求 突 破 創 新 , 只 是 一 成 不 變 , 那 怎 樣 為 未 來 彩 繪 出 美 麗 的 圖 畫 呢 ? 好 的 東 西 值 得 堅 持 , 新 的 創 意 需 要 增 添 。 偶 爾 換 換 口 味 , 吃 一 餐 不 常 吃 的 料 理 , 不 要 每 天 上 下 班 走 同 樣 的 路 線 , 多 繞 些 路 也 無 妨 , 不 同 的 風 景 會 有 不 同 的 感 觸 , 藉 創 作 把 我 們 心 中 的 所 思 所 想 表 達 出 來 。 創 意 一 增 , 開 發 的 機 會 就 隨 之 而 來 。 創 作 的 過 程 中 , 同 時 把 我 們 的 未 來 創 建 起 來 。


作 為 基 督 徒 的 我 , 對 創 作 更 有 一 套 自 己 的 看 法 。 試 想 想 , 假 如 沒 有 造 物 主 的 創 作 , 怎 會 有 你 和 我 呢 ? 你 我 有 不 同 的 形 象 , 不 同 的 性 格 , 不 同 的 思 想 , 不 同 的 長 處 , 各 有 各 特 色 , 各 有 各 可 愛 。 其 實 我 們 已 是 一 個 創 作 的 好 例 子 。 故 此 , 「 創 作 」 亦 是 我 憑 著 主 給 我 的 恩 賜 , 回 應 創 造 主 的 奇 工 , 為 主 作 見 證 。


既 然 創 作 有 如 此 的 價 值 , 如 何 一 生 走 在 創 作 的 路 上 , 作 一 個 長 青 的 創 作 人 呢 ? 說 實 話 , 人 始 終 是 人 , 有 他 的 限 制 , 有 他 的 軟 弱 。 我 的 方 法 是 多 吸 收 資 訊 , 多 增 廣 見 聞 , 多 動 腦 筋 , 主 動 出 擊 。 除 此 之 外 , 最 重 要 的 就 是 多 親 近 神 , 教 自 己 安 靜 , 享 受 與 神 獨 處 , 時 刻 準 備 領 受 神 的 話 語 , 心 意 變 化 而 更 新 , 好 叫 神 作 為 我 們 動 力 的 泉 源 和 創 作 路 上 的 加 油 站 , 以 安 靜 作 為 我 們 創 意 思 維 的 催 化 劑 和 潤 滑 劑 。


動 動 我 們 的 小 翅 膀 , 且 隨 想 像 一 起 飛 , 飛 到 創 意 的 國 度 裡 , 飛 到 神 的 身 旁 , 與 創 作 發 生 關 係 。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