畫 名 : 等 待 著 的 明 天

 

畫 作 : 鄭 世 柱

撰 文 : 羅 婉 珊

 
 

 

記 得 第 一 次 見 阿 柱 時 , 他 一 臉 不 滿 的 向 我 申 訴 , 不 喜 歡 被 編 入 「 視 覺 藝 術 」 的 一 組 , 覺 得 非 常 沒 趣 ; 那 一 刻 真 令 我 有 點 兒 不 知 所 措 , 因 他 表 現 出 不 願 意 參 與 的 態 度 ; 雖 然 他 在 投 訴 後 仍 表 現 得 合 作 , 但 我 知 他 是 不 大 投 入 呢 ? !

後 來 , 在 另 一 個 工 作 坊 環 節 中 , 阿 柱 畫 了 這 樣 的 一 幅 畫 : 他 所 採 用 的 顏 色 十 分 鮮 明 , 正 如 他 自 己 的 性 格 一 樣 , 看 似 普 通 的 一 幅 圖 畫 , 以 一 隻 類 似 黑 色 的 手 掌 印 , 用 仿 金 色 的 圖 案 將 它 襯 托 出 來 , 感 覺 是 大 膽 卻 乾 淨 利 落 。 我 不 禁 為 到 眼 前 的 作 品 而 非 常 驚 訝 , 亦 讚 嘆 創 作 者 的 潛 藏 才 華 。 雖 然 阿 柱 覺 得 這 只 是 隨 心 所 欲 的 作 品 , 但 我 認 為 效 果 是 出 乎 意 料 的 好 。 有 一 位 義 工 Purple 甚 至 很 希 望 阿 柱 能 將 傑 作 送 贈 之 , 他 不 知 如 何 是 好 , 便 走 過 來 詢 問 我 的 意 見 , 我 想 是 從 未 有 人 向 阿 柱 提 出 過 如 此 的 要 求 吧 !

有 人 欣 賞 自 己 的 作 品 是 一 件 光 榮 的 事 , 其 實 我 也 想 阿 柱 把 他 的 畫 贈 送 給 我 , 不 過 是 遲 了 一 步 ! 阿 柱 開 始 對 自 己 的 創 作 認 真 起 來 , 露 出 點 兒 捨 不 得 的 目 光 , 最 後 還 是 被 Purple 的 誠 意 打 動 , 把 作 品 送 了 給 她 。 有 了 這 個 經 歷 後 , 阿 柱 明 顯 地 投 入 得 多 也 笑 得 燦 爛 , 見 他 細 心 地 用 剪 刀 整 理 材 料 , 並 積 極 參 與 提 供 意 見 , 主 動 跟 我 傾 談 , 見 著 他 的 進 步 , 真 令 我 心 頭 一 舒 !



導師寄語:

人本身蘊藏著無限的創意, 只是成長過程及教育制度把它壓制下來, 或受制於不同的框框內。 當人能投入在一件事上, 他就會暫緩自衛機能, 創意也不知不覺地得以發揮。 有時人最大的創意並非刻意的想出來, 而是在投入於當下此刻時, 盼望能發揮盡善盡美時, 它就會忽然 "叮"一聲, 走出神來之筆,效果亦會意想不到呢!

羅婉珊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