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 年 的 殘 憶


作者:
曾 榮 輝

 

小 星 星 ∼ 就 是 我 兩 年 前 在 新 校 園 、 新 環 境 、 新 朋 友 使 我 生 命 中 出 現 的 一 顆 名 字 , 而 它 已 很 久 沒 再 植 入 我 的 腦 海 了 。 那 天 在 車 廂 中 再 次 聽 到 有 人 這 樣 的 呼 喊 我 ? 是 真 的 嗎 ? 當 時 地 下 鐵 就 像 時 光 機 般 直 衝 進 我 的 記 憶 。 很 久 不 見 了 … 你 近 來 我 : 「 兩 年 來 我 不 斷 地 尋 找 生 活 , 現 在 可 說 是 找 到 起 點 , 一 個 真 正 的 開 始 。 …… 何 謂 生 活 , 在 我 而 言 是 生 命 的 快 樂 、 活 著 的 精 彩 。 自 從 錄 影 工 作 坊 後 , 我 回 到 生 活 中 , 開 始 尋 找 我 的 路 向 。 我 是 個 天 生 運 動 狂 , 心 中 只 有 攀 石 …… 攀 石 …… 就 連 學 校 也 要 找 有 石 牆 的 , 有 泳 池 健 身 的 。 無 理 性 的 我 就 以 此 作 出 選 擇 了 , 那 是 一 所 電 腦 學 校 , 校 內 的 同 學 帶 給 我 無 限 的 快 樂 , 當 然 知 識 方 面 仍 是 我 首 要 追 求 的 …… 」

記 得 有 人 問 過 : 「 你 為 何 會 讀 電 腦 , 這 不 是 你 最 『 叻 』 的 ? 」 當 時 我 只 能 苦 笑 , 但 一 轉 過 頭 來 便 無 意 識 地 說 出 , 就 是 『 叻 』 才 選 讀 。 見 鬼 的 , 我 怎 會 說 出 這 一 道 話 來 。 從 那 天 起 , 一 個 本 來 只 會 逃 避 的 小 伙 子 開 始 學 會 面 對 現 實 。 原 來 平 常 心 的 一 句 話 是 足 以 令 人 改 變 的 , 而 內 在 的 傷 痕 更 使 我 清 淅 到 自 己 需 要 成 熟 起 來 ……

不 久 之 前 , 我 在 一 次 攀 石 比 賽 中 , 因 大 意 而 傷 了 右 腿 , 使 我 在 攀 石 和 游 水 方 面 都 只 能 作 一 旁 觀 者 。 這 個 意 外 把 我 整 個 人 都 拉 下 來 , 使 我 認 真 的 去 反 省 : 何 為 運 動 。 教 練 常 說 : 「 運 動 要 用 腦 《 家 嗎 》 、 別 以 為 一 直 向 上 爬 就 得 呀 ﹗ 」 現 在 , 我 終 於 明 白 運 動 就 如 生 活 , 如 做 一 件 事 一 個 動 作 , 不 先 用 腦 想 一 想 , 後 果 可 能 連 自 己 都 想 不 到 。 明 白 目 標 、 清 楚 將 來 , 才 會 快 樂 , 才 會 精 彩 。 自 此 , 我 在 運 動 方 面 , 無 論 是 攀 石 或 游 泳 等 方 面 更 見 成 功 , 更 得 到 教 練 的 讚 許 , 甚 至 連 學 生 家 長 也 認 同 。 現 在 很 多 人 都 說 我 成 熟 了 , 不 但 有 思 想 、 就 連 年 幾 都 • • ☆ • 雖 則 很 多 人 都 因 性 恪 及 運 動 方 面 稱 呼 我 【 傻 佬 】 、 【 低 B 仔 】 等 , 我 卻 聽 出 是 個 好 名 , 因 為 它 能 鞭 策 我 的 思 考 , 而 我 最 愛 的 聽 的 仍 是 那 顆 動 聽 的 名 字 。 一 顆 永 為 生 活 而 戰 的 小 星 星 。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