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再 世 基 因 2022 」演 員 分 享


作者:何樂麒

 

「文 仔 …… 我 永 遠 都 不 會 忘 記 你 …… 」 就 是 這 樣 , 採 排 了 兩 個 月 的 話 劇 便 在 一 片 掌 聲 中 完 結 了 。

回 想 整 個 工 作 坊 裡 , 我 最 深 刻 的 可 算 是 「 扮 傢 俱 」 那 個 創 作 遊 戲 。 當 時 我 們 各 自 分 組 合 作 去 設 計 並 扮 演 一 件 傢 俱 。 當 每 一 組 都 完 成 後 , 我 們 一 組 卻 還 無 法 讓 別 人 猜 到 我 們 所 扮 演 的 是 什 麼 …… 於 是 我 便 不 斷 改 進 , 希 望 其 他 人 盡 快 猜 到 , 希 望 盡 快 結 束 那 難 堪 的 時 刻 。 經 過 不 斷 商 議 , 我 們 發 現 演 繹 中 枝 葉 太 多 , 反 而 令 主 體 不 明 顯 。 本 來 扮 燈 的 我 們 , 卻 大 部 份 人 走 去 扮 床 。 想 通 了 後 , 我 們 便 把 其 刪 去 , 哈 ! 真 的 很 快 便 有 同 學 估 到 了 ! 唉 …… 那 刻 的 難 堪 , 真 叫 人 難 忘 !

以 前 與 我 合 作 的 大 半 是 年 紀 相 約 的 同 學 , 思 想 比 較 接 近 。 但 這 環 節 合 作 的 卻 是 一 班 中 一 同 學 , 我 沒 考 慮 到 由 於 年 紀 上 有 所 差 距 , 思 考 上 的 不 同 , 令 我 們 合 作 上 出 現 了 困 難 。 我 體 會 到 有 時 不 可 以 單 以 自 己 的 想 法 做 中 心 , 每 個 人 的 思 想 都 是 不 同 的 , 自 己 明 白 的 東 西 不 代 表 別 人 也 會 明 白 。 因 此 合 作 時 需 要 溝 通 , 了 解 彼 此 的 想 法 與 意 見 , 問 題 才 會 減 至 最 少 。 說 話 或 做 事 時 需 要 刪 除 無 謂 的 枝 葉 , 主 體 才 會 突 出 , 一 矢 中 的 。 我 亦 發 現 自 己 是 一 個 很 要 面 子 和 好 勝 的 人 。 當 我 面 對 失 敗 時 , 因 為 不 想 難 堪 , 「 面 子 、 好 勝 」 可 讓 我 積 極 去 解 決 當 下 的 困 難 , 不 過 也 使 我 不 太 容 易 接 納 別 人 的 意 見 。

完 成 工 作 坊 後 , 我 被 挑 選 當 主 角 「 文 仔 」 。 從 來 沒 想 過 會 做 戲 的 我 一 來 便 當 了 主 角 , 心 中 不 勉 會 滿 是 顧 慮 , 害 怕 自 己 會 當 得 不 好 , 但 亦 有 一 絲 絲 的 興 奮 , 從 沒 試 過 嘛 , 也 是 對 自 己 一 次 的 考 驗 吧 !

儘 管 每 次 排 戲 都 因 低 年 級 同 學 還 在 考 試 而 不 能 全 體 出 席 , 但 導 師 Willis 還 是 很 耐 心 地 教 導 我 們 一 班 演 員 。 對 我 們 來 說 , 投 入 角 色 是 一 個 很 困 難 的 課 題 。 在 導 師 的 引 導 下 , 我 開 始 嚐 試 用 自 己 曾 經 體 會 過 的 經 歷 去 分 析 角 色 應 有 的 性 格 和 理 解 戲 裡 的 感 情 , 亦 漸 漸 了 解 自 己 。

以 往 我 只 懂 得 開 解 別 人 , 為 人 解 決 問 題 , 但 卻 不 知 自 己 是 個 怎 樣 的 人 。 我 曾 是 多 麼 的 迷 失 ! 現 在 透 過 重 新 閱 讀 自 己 的 過 去 , 我 才 發 現 自 己 是 很 感 性 的 人 。 表 面 開 朗 的 我 , 原 來 是 那 麼 的 多 愁 善 感 。 這 發 現 也 令 我 大 感 吃 驚 。 原 來 了 解 和 接 納 自 己 是 很 重 要 的 , 知 道 自 己 的 優 點 與 缺 點 ,優 點 要 加 以 發 揮 , 缺 點 便 要 改 掉 , 這 樣 做 人 才 會 有 進 步 。 透 過 反 省 , 我 們 可 以 從 過 去 的 自 己 來 認 識 現 在 的 自 己 。 現 在 我 亦 明 白 看 一 個 人 不 能 單 靠 表 面 , 就 如 劇 中 其 中 一 個 角 色 的 阿 D , 他 表 面 看 來 輕 佻 浮 躁 , 但 他 對 好 友 文 仔 的 死 是 多 麼 的 耿 耿 於 懷 , 他 的 感 情 是 那 樣 的 豐 富 ! 這 過 程 裡 面 所 隱 含 的 , 不 正 是 人 生 的 道 理 嗎 !

低 年 級 同 學 的 加 入 令 整 個 話 劇 都 添 了 生 氣 。 一 個 個 又 活 潑 又 好 動 的 「 form one 仔 」帶 給 人 很 多 的 驚 喜 ── 他 們 做 戲 是 如 此 的 投 入 。 戲 裡 戲 外 , 我 們 都 洋 溢 著 笑 聲 開 朗 的 心 情 。

透 過 這 次 表 演 , 我 發 現 原 來 戲 劇 演 員 的 要 求 是 這 樣 的 大 啊 ! 演 戲 劇 是 需 要 我 們 去 不 斷 體 驗 和 思 考 , 從 而 去 探 索 角 色 的 性 格 和 各 樣 。 演 一 次 戲 真 叫 人 累 透 呢 !

一 次 又 一 次 和 Willis 的 交 談 , 也 發 現 自 己 在 不 知 不 覺 中 長 大 了 , 思 想 也 成 熟 了 。 這 些 經 驗 對 我 日 後 待 人 接 物 會 有 著 重 大 的 影 響 。 我 不 知 道 要 過 多 久 才 會 再 有 機 會 再 和 大 家 一 起 做 話 劇 , 不 過 肯 定 的 是 , 能 學 到 這 些 人 生 道 理 和 認 識 自 己 是 這 次 話 劇 中 最 大 的 收 穫 。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