將 要 失 落 的 美 好 回 憶


作者:
小強

 

「 閑 云 潭 影 日 悠 悠 , 物 換 星 移 幾 度 秋 。 」 驀 然 回 眸 我 所 參 與 過 的 兩 個 突 破 營 會 距 今 已 是 三 年 前 的 事 了 。 對 於 我 們 青 少 年 人 來 說 , 三 個 年 頭 是 頗 長 時 間 , 十 二 個 春 、 暑 、 秋 、 冬 條 路 真 長 。 從 現 在 回 溯 到 從 前 , 天 天 也 有 個 小 改 變 , 累 積 數 年 就 是 個 大 改 變 , 不 敢 自 讚 成 熟 了 , 心 智 素 質 方 面 有 過 提 升 卻 倒 是 沒 錯 的。 知 識 的 提 升 有 賴 書 本 和 老 師 , 心 智 的 進 步 則 不 能 忘 記 課 餘 活 動 和 雷 老 師 。


記 得 那 日 在 活 動 室 裡 舉 行 的 面 試 , 十 數 張 圓 置 的 椅 子 , 上 面 座 著 準 「 錄 影 工 作 坊 」 的 成 員 , 有 的 因 跑 來 而 弄 得 滿 頭 大 汗 , 有 的 因 為 緊 張 而 弄 得 手 心 冒 汗 。 年 長 的 當 然 泰 若 自 然 , 小 的 就 不 免 覺 得 有 些 壓 迫 。 我 叫 小 強 , 當 時 算 小 。 這 次 面 試 結 果 滿 意 , 我 被 取 錄 了 。
如 是 者 我 成 了 工 作 坊 的 成 員 , 經 過 數 次 的 日 營 , 我 粗 略 的 認 識 了 攝 錄 機 的 結 構 和 運 作 原 理 。 導 師 們 更 教 授 我 們 運 用 攝 錄 機 的 拍 攝 技 巧 和 用 電 腦 剪 接 影 片 的 方 法 , 他 們 當 時 的 耐 心 和 寬 大 令 愚 鈍 的 我 獲 益 良 多 。 第 一 次 籌 劃 讓 我 們 自 製 短 片 是 在 我 們 剛 滿 師 之 時 , 地 點 是 在 青 年 村 的 電 腦 室 , 題 材 取 自 沙 田 市 中 心 內 , 題 目 沒 有 拘 束 。 在 炎 酷 的 太 陽 下 , 我 們 把 影 像 放 進 攝 錄 機 內 ; 在 冷 得 刺 骨 的 空 調 旁 , 我 們 把 傳 進 電 腦 裡 的 影 片 輯 成 短 片 。 最 後 大 喊 一 聲 — — 「 我 們 成 功 了 ! 」 喜 悅 是 從 心 底 冒 起 , 兩 眸 子 迸 出 的 。


雖 然 作 品 沒 有 足 以 發 人 心 省 的 內 涵 , 更 沒 有 令 人 目 眩 的 特 技 , 拍 攝 技 巧 粗 糙 、 情 節 架 構 鬆 散 , 內 容 主 題 模 糊 , 枉 了 明 師 , 出 不 了 高 徒 。 但 估 不 到 老 師 們 卻 骨 頭 上 拭 肉 屑 似 的 , 鼓 勵 我 們 不 需 氣 餒 , 還 說 熟 能 生 巧 , 貴 在 堅 持 。 盡 顯 為 人 ,師 表 的 情 操 。 終 於 在 一 年 後 , 一 次 和 沙 田 數 間 中 學 合 作 演 出 的 文 娛 晚 會 上 , 我 們 再 次 製 作 的 錄 像 作 品 得 到 了 觀 眾 一 致 的 掌 聲 。


參 加 課 餘 活 動 會 認 識 到 一 班 朋 友 、 學 到 一 門 知 識 、 增 加 個 人 的 溝 通 能 力 等 , 都 是 老 生 常 談 的 事 。 這 個 活 動 對 我 則 有 多 一 層 的 意 義 。 就 像 一 個 孩 子 在 沙 堆 上 把 沙 堆 成 一 輛 車 , 問 父 母 像 不 像 。 父 母 猶 豫 了 一 會 , 說 ︰ 「 像 極 了 , 這 輛 一 定 是 法 拉 利 , 不 過 這 樣 這 樣 堆 會 更 像 。 」 如 是 這 , 鴨 子 、 船 、 飛 機 、 蛋 糕 … … 子 孩 子 不 但 學 懂 了 堆 沙 , 也 學 會 了 接 納 、 支 持 和 寬 大 , 也 學 懂 了 欣 賞 的 藝 術 。


一 次 次 的 堆 沙 , 其 實 是 一 次 次 精 神 的 衝 擊 與 人 生 的 啟 迪 。 要 多 謝 雷 老 師 給 機 會 我 弄 這 篇 文 章 , 喚 我 回 將 要 失 落 的 美 好 回 憶 !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