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 生 簿 子


作 者 : 傲 雲

 

一 聲 喊 叫 , 一 本 新 的 人 生 簿 子 除 除 翻 開 。 一 頁 , 兩 頁 , 三 頁 , 一 個 兩 個 三 個 的 字 符 翩 翩 起 舞 , 在 一 片 像 雪 一 般 白 的 舞 台 上 不 停 跳 躍 , 一 點 一 畫 一 字 一 句 一 段 一 章 , 不 斷 填 塞 著 有 限 的 空 間 。 一 頁 , 兩 頁 , 三 頁 , 滿 了 。 一 頁 , 兩 頁 , 三 頁 ......


有 些 人 寫 字 很 用 力 , 不 單 在 所 寫 的 那 頁 上 留 下 筆 跡 , 連 往 後 的 頁 子 也 印 有 其 痕 跡 。 雖 然 這 些 痕 跡 單 憑 肉 眼 是 看 不 見 , 但 是 細 意 去 觸 摸 卻 能 感 覺 得 到 ; 即 使 感 覺 不 到 , 只 要 用 鉛 筆 輕 輕 的 在 上 面 掃 , 這 些 隱 藏 了 的 痕 跡 也 就 會 呈 現 出 來 。


有 些 人 寫 字 很 有 環 保 意 識 , 每 一 頁 幾 乎 都 找 不 到 一 點 空 白 的 地 方 , 密 密 麻 麻 的 , 字 與 字 之 間 連 一 丁 點 兒 空 間 也 沒 有 , 總 以 為 寫 得 多 、 寫 得 密 就 代 表 充 實 、 豐 富 , 事 實 上 很 多 時 候 根 本 連 他 們 自 己 也 不 清 楚 自 己 在 寫 些 甚 麼 。


有 些 人 寫 字 只 顧 隨 心 所 欲 , 甚 至 龍 飛 鳳 舞 , 根 本 沒 有 人 看 得 明 白 , 寫 了 等 如 沒 寫 。 另 外 有 些 人 卻 很 認 真 , 每 個 字 都 很 小 心 細 緻 地 勾 劃 出 來 , 十 分 工 整 , 好 像 是 用 機 器 編 印 出 來 似 的 , 然 而 卻 失 去 其 應 有 的 活 力 了 。


寫 了 上 去 的 字 終 究 是 寫 了 , 無 論 怎 樣 用 橡 皮 膠 去 擦 , 甚 至 將 整 頁 撕 掉 , 都 會 留 下 不 能 磨 滅 的 痕 跡 。 那 又 怎 麼 樣 ? 無 論 之 前 所 寫 的 字 有 多 麼 難 看 , 內 容 有 多 大 錯 誤 , 又 有 甚 麼 關 係 呢 ? 寫 過 的 頁 子 還 會 再 用 嗎 ? 向 後 翻 一 頁 , 又 是 另 一 片 空 白 。 只 要 汲 取 之 前 練 習 所 領 悟 的 , 往 後 一 定 會 寫 得 更 好 更 美 。 回 看 自 己 以 往 所 寫 的 , 嘴 角 不 禁 泛 起 了 一 點 笑 意 。 你 的 人 生 簿 子 又 是 甚 麼 樣 的 呢 ? 寫 過 的 頁 子 還 會 再 用 嗎 ? 向 後 翻 一 頁 , 又 是 另 一 片 空 白 。 只 要 汲 取 之 前 練 習 所 領 悟 的 , 往 後 一 定 會 寫 得 更 好 更 美 。


回 看 自 己 以 往 所 寫 的 , 嘴 角 不 禁 泛 起 了 一 點 笑 意 。 你 的 人 生 簿 子 又 是 甚 麼 樣 的 呢 ?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