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 有 土 壤


者 : 雷 玉 蓮

 

有 一 次 , 我 跟 一 位 小 學 輔 導主 任 談 及 創 意 思 維 的 培 訓 工 作 。 我 說 : 「 一 年 多 前 有 調 查 報 告 指 出 , 香 港 人 的 I Q 程 度 ( Intelligent Quotient ) 名 列 世 界 之 冠 。 」老 師 回 答: 「 是 的 , 我 也 聽聞 。 」 於 是 , 我 繼 續 說 : 「 現 在 可 是 C Q ( Creative Quotient ) 的 年 代 了 , 舉 凡 加 上 ” 創 意 ” 二 字 就 有 市 場 價 值 , 大 家 也 不 去 計 較 那 是 否 真 的 有 創 意 。 」 老 師 點 頭 回 應 。 我 不 放 過 機 會 說 : 「 我 相 信 十 年 後, 香 港 將 擁 有 一 班 不 缺 乏 創 意 , 並 深 知 創 意 為 何 物 的 新 一 代 ; 但 我 更 擔 心 他 們 自 以 為 有 創 意 , 卻是 非 常 的 自 我 中 心 ; 所 以 我 要 從 創 意 思 維 的 向 導 培 訓 他 們 成 長 , 使 其 心 中 有 別 人 ! 」 輔 導 主 任 沉 默 良 久, 突 然 問 : 「 你 覺 得 香 港人 有 胸 襟 嗎? 」 我 小 心 回 答 : 「 那 要 看 是 什 麼 事 情 ? 在 如 何 的 處 境下 ? …… 」 老 師 為我 補 充 說: 「 那 麼 , 香 港 人 是 沒 有 胸 襟 了 。 」 我 默 默 聆 聽 著 : 「 恐 怕 你 的 培 育 理 想 要 擱 置 了 , 中 國 人 是 自 我 中 心 的 , 我 們 沒 有 創 意 土 壤 。 」 我 禁 不 住 問 : 「 這 豈 不 是 太 悲 觀 嗎 ? 」 老 師 微 笑 回 答 : 「 我 倒 覺 得 自 己 進 步 了 、 通 達 了 , 做 了 輔 導 主 任 後 有 更 多 的 諒 解 。 其 實 , 我 已 到 退 休 年 齡 , 仍 保 得 住 自 己 的 教 育 工 作 , 試 問 有 多 少 人像 我 如此 幸 運 呢 ? 現 在 許 多 父 母 只 求 有 工 作 做 , 孩 子 便 會 幸 福 。 地 球 資 源 的 分 配 早 已 失 衡 , 尤 其 是 在 中 國 人 的 社 會 , 上 一代 力 求 生 存 之 道 , 下 一 代 力 保 不 再 貧 窮 。 我 們 豈 能 不 自 我 中 心 嗎 ? 那 又 何 來 胸 襟 呢 ? 」

輔 導 主 任 的 言 論 令 我 想 起 陶 傑 曾 在 公 仔 箱 , 評 論 中 國 與 西 方 探 險 家 之 分 別 , 乃 在 於求 知 慾 ( Curiosity ) 一 字 上 。 他 指 鄭 和 下 西 洋 探 索 資 源 , 志 在 幫 助 中 國 脫 貧 及 助 長 聲 威 ; 而 西 方 探 險 家 尋 找 資 源 ,卻 是 開 發 市 場 以 創 新 路 向 。 這 就 是 創 意 在 不 同 文 化 和 民 族 中 所 起 的 作 用 了 。

 

註 : 文 章 內 容 乃 電 子 版本 , 曾 載 於 2005 年 11 月 份 的 號 角 月 刊

 

 
 

 

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