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 意 不 『說』


者 : 雷 玉 蓮

 

從 創 造 、 創 意 、 創 作 的 向 度 , 啟 發 人 的 內 在 潛 能 , 認 識 生 命 的 本 源 , 尋 找 創 造 主 , 那 是 筆 者 培 訓 創 意 思 維 的 目 標 ; 但 工 程 與 工 序 真 是 談 何 容 易 哩 ! 上 帝 創 造 七 日 , 由 第 一 到 第 五 日 都 只 『 說 』 不 做 , 唯 獨 在 第 六 日 , 祂 用 泥 土 親 手 『 做 』 人 。 箇 中 乾 坤 , 我 們 是 可 以 從 多 角 度 的 層 次 去 理 解 , 如 : 神 愛 人 、 神 與 人 的 關 係 獨 特 性 、 神 要 為 人 預 備 救 贖 恩 典 、 人 被 造 有 神 聖 的 形 象 、 人 被 造 是 有 靈 的 活 物 ─ 與 其 他 的 動 物 不 同 等 。 不 過 , 若 從 創 意 思 維 的 角 度 來 說 , 它 便 是 在 簡 單 的 告 訴 我 , 人 類 不 能 說 『 創 意 』 , 而 要 把 它 『 做 』 或 『 活 』 出 來 。

有 一 次 , 年 青 人 需 要 在 團 隊 歸 納 各 人 的 想 法 , 經 過 討 論 、 分 析 與 整 合 後 , 再 把 意 念 創 作 為 一 幅 圖 像 , 向 其 他 在 場 的 受 訓 者 展 現 。 於 是 , 他 們 七 嘴 八 舌 的 講 解 著 其 綜 合 創 作 , 說 什 麼 圖 像 中 的 男 主 角 , 慘 遭 一 次 交 通 意 外 後 , 生 命 怎 樣 重 新 站 起 來 云 云 。 故 事 情 節 說 得 非 常 好 , 甚 有 先 聲 奪 人 之 勢 。 可 惜 無 論 他 們 怎 樣 的 描 述 , 指 圖 像 內 滲 透 著 團 隊 的 創 意 想 像 , 但 觀 者 並 不 能 在 其 中 , 找 到 一 個 類 似 男 主 角 的 人 物 來 , 也 壓 根 兒 找 不 到 車 禍 所 遺 下 的 痕 跡 。 大 家 都 心 明 白 , 眼 前 的 年 青 人 不 能 只 『 說 』 有 創 意 , 便 是 有 創 意 。 人 的 創 意 思 考 , 不 可 單 靠 感 覺 以 說 話 來 傳 遞 , 仍 需 要 有 具 體 的 表 達 或 演 釋 , 並 接 受 別 人 的 共 鳴 、 批 判 與 辯 證 。 此 外 , 若 創 作 人 未 能 投 入 其 作 品 中 , 不 把 創 意 『 做 』 或 『 活 』 出 來 , 那 仍 是 個 空 談 。 曾 有 一 位 牧 師 在 參 與 一 次 的 繪 畫 活 動 中 , 被 指 派 做 一 個 記 者 的 角 色 ; 但 經 過 十 分 鐘 的 繪 畫 後 , 她 發 現 自 己 所 參 與 的 作 品 部 份 , 並 未 能 反 映 她 在 活 動 中 的 記 者 身 份 , 反 而 是 真 實 地 表 現 了 她 的 牧 者 心 腸 。 如 此 一 來 , 她 重 新 發 現 創 作 或 創 意 是 源 於 我 們 的 內 在 思 維 , 若 只 『 說 』 不 『 做 』 , ? 不 能 帶 來 思 維 及 心 靈 上 的 和 諧 。

註 : 文 章 內 容 乃 電 子 版 本 , 曾 載 於 2006 年 2 月 份 的 號 角 月 刊

 
 

 

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