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 繭 而 出


者 : 梁 美 芳

 

曾 經 聽 過 一 個 故 事 , 覺 得 蠻 有 意 思 , 也 帶 給 筆 者 一 輪 反 思 。

有 一 年 春 天 , 小 男 孩 發 現 樹 枝 上 結 了 兩 個 蟲 繭 , 其 中 一 個 內 裡 有 東 西 在 爭 扎 著 。 凝 望 之 下 , 原 來 是 一 隻 蝴 蝶 正 欲 破 蟲 繭 而 出 。 小 男 孩 既 緊 張 又 焦 急 , 不 忍 看 著 內 中 的 苦 痛 , 於 是 取 來 一 把 剪 刀 將 蟲 繭 剪 開 , 一 心 想 幫 它 一 把 。 如 此 , 一 隻 蝴 蝶 便 慢 慢 爬 出 來 , 但 不 能 展 開 翅 膀 起 飛 , 更 在 男 孩 的 歡 呼 聲 中 死 去 。 小 男 孩 放 聲 大 哭 , 媽 媽 趕 忙 來 安 慰 他 說 : 「 孩 子 、 別 哭 、 這 是 生 命 的 一 個 進 程 , 小 蟲 到 了 某 一 個 階 段 , 便 會 吐 絲 出 來 為 自 己 預 備 地 方 , 讓 生 命 繼 續 成 長 ; 到 了 成 熟 階 段 便 又 會 轉 化 為 蝴 蝶 , 開 展 生 命 新 一 段 旅 程 。 蝴 蝶 必 須 在 蟲 繭 中 經 過 爭 扎 , 讓 全 身 的 血 液 循 環 , 翅 膀 才 會 變 得 有 力 , 身 體 才 能 夠 結 實 , 背 負 自 己 的 重 量 而 起 飛 。 」 說 著 說 著 , 另 一 個 蟲 繭 亦 開 始 爭 扎 , 媽 媽 立 刻 說 : 「 來 , 讓 我 們 一 同 為 它 打 氣 吧 ! 」 不 久 , 一 隻 披 著 彩 衣 的 蝴 蝶 破 繭 而 出 , 一 下 、 兩 下 、 三 下 的 拍 動 著 翅 膀 …… 終 於 飛 到 半 空 中 遨 遊 去 。

故 事 令 我 想 起 幾 年 前 , 參 加 了 一 個 名 為 《 知 心 友 - 錄 像 培 訓 計 劃 》 , 課 程 能 讓 我 較 深 入 的 認 識 自 己 , 並 培 養 出 創 意 思 維 來 。 作 業 是 跟 幾 個 剛 相 識 的 學 員 , 組 成 一 隊 製 作 小 組 , 拍 攝 一 段 自 創 短 片 。 由 構 思 到 作 品 誕 生 , 我 們 都 經 歷 了 如 蝴 蝶 般 的 爭 扎 過 程 , 叫 沉 睡 已 久 的 腦 袋 發 生 了 六 級 半 地 震 。 因 組 員 來 自 不 同 的 成 長 背 景 , 帶 著 來 不 同 的 文 化 衝 擊 , 彼 此 都 要 有 觀 念 版 圖 的 擴 展 , 並 挑 戰 著 時 間 體 力 的 限 制 。 我 體 驗 了 不 少 的 艱 辛 和 爭 扎 , 很 多 觀 念 要 打 破 , 更 多 事 實 要 接 受 。 幸 好 , 導 師 忍 耐 著 大 家 的 成 長 苦 楚 及 埋 怨 , 因 為 她 知 道 這 些 都 是 成 長 過 程 中 不 可 缺 少 的 養 份 。 待 時 機 成 熟 , 我 們 就 能 突 破 自 己 的 限 制 、 破 繭 而 出 , 在 那 跳 出 生 命 的 音 符 。

註 : 文 章 內 容 乃 電 子 版 本 , 曾 載 於 2006 年 3 月 份 的 號 角 月 刊

 
 

 

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