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 古 惑 仔 遇 上 拳 師


者 : 梁 美 芳

 

從 雜 誌 中 看 到 一 個 由 古 惑 仔 變 為 職 業 拳 師 的 人 物 專 訪 , 有 些 意 外 的 驚 喜 及 發 現 ! 恆 仔 - - 自 小 便 逃 學 、 離 家 出 走 、 專 長 流 連 街 頭 , 志 願 成 為 社 團 ” ? fit 人 ” 。 一 次 機 緣 下 , 他 拜 師 學 泰 拳 , 卻 被 認 為 天 生 骨 架 薄 弱 , 不 是 習 武 才 料 。 從 起 初 給 否 定 , 到 後 來 成 為 國 際 級 職 業 拳 師 ( 連 影 星 成 龍 也 是 他 的 座 上 客) , 當 中 捱 盡 苦 頭 。 他 說 剛 習 拳 時 , 經 常 被 人 打 至 頭 破 血 流 、 折 斷 肋 骨 , 更 差 點 雙 目 失 明 。 後 來 , 在 每 次 被 打 倒 再 站 起 來 的 交 錯 之 間 , 他 彷 彿 找 回 了 真 正 的 自 己 。 這 種 地 獄 式 的 訓 練 令 其 多 次 進 出 醫 院 , 更 抵 受 不 住 煎 熬 曾 經 選 擇 離 場 , 但 又 覺 得 終 日 汒 汒 像 失 去 了 焦 點 , 便 決 定 重 投 泰 拳行 業 。

訪 問 中 有 兩 張 照 片 很 觸 動 我 : 一 張 是 恆 仔 出 賽 期 間 , 擂 台 上 的 人 替 他 檢 查 傷 勢 - 照 片 中 , 他 一 臉 堅 定 的 向 前 望 , 緊 閉 雙 唇 配 合 深 邃 的 眼 神 , 一 頭 金 髮 竟 沒 有 古 惑 仔 般 的 戾 氣 , 反 而 是 一 股 強 勁 的 戰 鬥 力 ; 另 一 張 照 片 是 姊 姊 露 出 滿 足 笑 容 , 憐 惜 地 看 著 身 旁 滿 心 開 懷 的 弟 弟 , 只 因 泰 拳 不 僅 令 他 免 於 橫 屍 街 頭 , 從 師 徒 關 係 中 學 會 尊 師 重 道 , 更 開 始 懂 得 關 心 家 人 - 為 了 鍛 鍊 身體 , 他 戒 煙 、 戒 酒、 戒 蒲 、 連 拍 拖 也 得 師 傅 同 意 , 較 時 下 的 年 青 人 , 生 活 更 為 規 律 。 恆 仔 的 經 歷 令 我 讚 嘆 , 人 總 有 自 己 的 潛 能 可 被 發 掘 , 若 善 加 運 用 為 一 種 正 面 的 目 標 , 它 就 蘊 釀 成 生命 中 的 一 團 火 , 推 動 其 創 新 路 徑 。

飛 鳥 傲 翔 於 天 際 、 魚 兒 暢 泳 於 大 海 、 太 陽 普 照 著 大 地 、 月 亮 解 人 思 鄉 之 愁 , 受 造 之 物 總 有 被 造 的 目 的 。 貴 為 萬 物 之 靈 的 人 類 , 更 是 賜 予 自 由 意 志 , 有 被 造 的 尊 嚴 形 象 。 恆 仔 可 以 選 擇 當 古 惑 仔 或 拳 師 , 影 響 其 決 定 的 因 素 , 恐 怕 便 是 那 份 克 服 困 難 的 堅 持 , 在 正 反 兩 面 的 比 較 下 , 產 生 出 那 份 不 輕 言 放 棄 的 執 著 吧 !

註 : 文 章 內 容 乃 電 子 版 本 , 曾 載 於 2006 年 4 月 份 的 號 角 月 刊

 
 

 

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