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話記憶

作 者 :雷玉蓮

 

新一年,創意教育本該開發新的欄目,可是記憶這課題叫人言猶未盡。正如蘋果電腦已故總裁喬布斯的一句名言:『stay hungry,stay foolish』,有欲求進取,先學忘記之意;遠在他之前被譽為「現代物理學之父」的愛因斯坦亦說:『我從來不記在辭典上已經印有的東西。我的記憶力是運用來記憶書本上還沒有的東西。』即使像他可擁有儲存量龐大又優質的腦袋,仍本能地拒絕接受無意義的記憶任務,要「內存」空間以承擔更重要的思考工作,何況我們呢?一位老師向其小二學生問:『B仔,你為什麼不讀書聽教?總是騷擾別人?他答:『我不需要聽書。』『那你認為自己的成績比人好嗎?』 回應:『不,但我不要聽書。』『?』『…放學後到姑姐的補習社有人會教我,不就行嗎?!』

我們的小腦袋要接觸到新的事物或資訊,才能活力充沛起來、腦當益壯。若B仔在補習社所學的與課堂所學的類同、腦袋被動地重複學習,那他的解釋就不無道理─在未懂遺忘之先,又焉懂記憶? 無論在生活上或學業上,遺忘一些細節有時是要付出代價的,但死記背誦的學習方式,實在未能切合上 帝創造人類的為可思考、有靈的受造物的本意!況且,遺忘的好處亦顯而易見,有不少學生告訴筆者,在仔細看完一本書後,仍未能簡化其中的觀點摘要,畫出相關的思維導圖來,因為不懂得忘掉那些絮絮叨叨的支節,彷彿被劉佬佬帶進大觀園裡,找不著出入口。 有人分享指養成容易忘記不愉快的事情,乃上天恩寵的一種習慣。如果沒有能力或無法記住一切,便儘管忘記那該忘記的,因為遺忘叫他使力去記住,並相對地意識到其力量,於面對情緒的困擾時能應付裕如、免除抑鬱。故我們在不忽略老人家善忘行徑的同時,不妨笑著地安慰他/她一句:「遺忘也是美!」

註 : 文 章 內 容 乃 電 子 版 本 , 曾 載 於 2 0 1 8 年 1 月 份 的 號 角 月 刊

 

 
 

 

 
   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