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 果 沙 律


作者:May

 

小時候,總覺得月餅應該是蓮蓉包著蛋黃,放在印有嫦娥的四方鐵盒裡;蛋糕一定是忌廉做的,而且要在生日當天吹熄了蠟燭才可以吃的,就好像雞脾永遠要留給弟弟、而我最喜歡的沙律只可以是雜果做的一樣。那時候,小小的腦袋,只載得下小小的世界,而那個世界只有一條單軌道……

隨後,時間漸漸把我的世界擴闊了,我赫然發覺月餅的代表人物可以是米奇老鼠、蛋糕可以是雪糕做的;但令我有一點失落的,是發現原來弟弟一直渴望吃竟然是雞翼而不是雞脾。幸而令我驚喜的,是品嘗到千變萬化的沙律!腦袋的那條軌道也開始出現分叉線……

原來,沙律可以不是雜果做的,我們也可以加上火腿、芝士、煙肉、果仁、檻欖、香草……,可以不用「醬」而改用「汁」。原來沙律也有國藉的,這真是至大的發現。日式沙律、中華沙律、泰式沙律、越式沙律、法式沙律……每道醬汁,往往可以洩露它們的身份。帶點「襌」的日式沙律、材料豐富的中華沙律、辣味的泰式沙律、越式的扎肉魚露沙律、著重視覺享受的法式沙律,各自帶著本土文化特色,一望而知。雖然沙律可以如此千變萬化,但它卻是改變不了自己的原則-只供冷食。

最近參加了心業園主辦的知心友培訓計劃,更進一步擴闊了我的小宇宙。原來,製作一輯短片,不是單單學習技術知識。就像當初,我以為沙律只有雜果製造般理所當然。我們的製作隊伍是準備泡製一道雜果沙律,且認為泡製雜果沙律輕易舉,只要買足材料便可以作成。

就這樣,我們從編寫劇本到拍攝,過程進展也頗順利。然而,到了後期剪接,問題便出現了。怎麼剪來剪去老剪不出味兒來?為甚麼總是覺得不夠完整?欠了甚麼東西?我們很苦腦,像小孩明明看到一顆糖果卻因小手太短而無法觸及那般焦躁。此刻,我們的導師看在眼內,鼓勵我們說:「沙律不單止可以用雜果做的,何不試試其他組合?況且,你們搜購回來的材料,可以變化更多呢!」又說:「材料之間的配搭也要講究,每種材料也有不同味道和性質,將它們放在一起的話,要考慮味道是否配合,也要考慮視覺享受,盛載的器皿也很重要。」

經導師提點,我們放棄停留在雜果沙律的想法,開始用有限的材料去創作一道變化無限的沙律。「一個做包的男人」終於誕生了。雖然距離水準還很遙遠,但「他」卻是我們由雜果沙律觀跳出來的一個重要標記。回想起來,整個製作過程我們忽略了「他」的可能性,從開始就給「他」定性為雜果沙律,用框框把「他」困住了,也把我們困住了。多謝導師,給「他」賦予靈魂,讓「他」有生命氣息,這是我們在這個課程裡學到的重要一課。

慢慢地,已經不太習慣雜果沙律那種太刻意刺激味蕾的濃烈味道。反而,開始去細嘗食物本身的味道。原來,蕃茄是帶甘香的、玉米是帶清甜的,適當的醬汁是帶出食物的真味來,而不掩蓋它的味道。有時,我們的人生不也是一樣嗎?生活,總是忙著拼命地抓事情來刺激感覺,充塞時間,讓自己走在一條單軌路上,害怕改變,也逃避反省,沒有主題,盲亂的堆砌,最後不知怎樣給「他」定名。有時,我們又會極端地在一盤清雅的沙律上放上一隻鮑魚,以為抬高它的身價。

當我們願意為自己的生活認真選材,再花點心思配搭,最後願意花點時間坐下來細意品嘗,那已經無愧於造物主對我們的賞賜了。食物如是,人生也許如是吧!

 
 

 

 
 

回應文字創作

 
   
關閉視窗